基班体委不是七班体委

【超恺】天(主境沛,副虞沛)

看完影之后的激情产物
第二模式下周再更吧(不要打我)

第一话
---
沛良酷爱下棋。
子虞是沛良的竹马,闲暇之时也会来教他下两步。
“子虞哥哥?”
小小的沛良抱着棋盘来到都督府,却看到子虞站在血里,眼神空洞。
他的父亲,已没了头颅。
沛良一声尖叫卡在喉咙里,愣在原地挪不动脚。
直到有侍女急匆匆赶来将他抱走。

那天之后,子虞变了。
“子虞哥……”
“出去!”
子虞手里握着剑,喘着粗气,狠狠地瞪了沛良一眼。
“……嗯。”
沛良不敢多语,低着头离开。
子虞看着沛良的背影,阖上眼,扭头举剑。

一年后,沛良十三岁,子虞十九岁。
“青萍,后院的荷花开了,我们去看看吧?”
沛良给妹妹带好发卡,“整池都是——可好看了!”
“荷花?”青萍兴奋地从床上跳起,“是都督府附近的那个池子吗?——赶紧出发吧哥哥!”
“嗯!”
在都督府吗?
沛良心里小小的窃喜一下。
可以看到子虞哥了呢。
沛良被青萍拽着往前跑,心里打着算盘。
等青萍自己玩去了,我就溜到子虞哥那里去。
嘻嘻。
沛良忍不住扬起嘴角。

“哥!我去那边赏花!”
“好——”
青萍转身跑远,沛良便向都督府走去。
那是……
沛良只看见子虞的叔父领着两个子虞,面色略带愤怒,跨进了门槛。
两个子虞?
【沛良,你可知这世上还有第三百六十一行?
什么?
替身啊。用替身的人,是懦弱的。为王族,就要有为国献身的准备!】
子虞的替身吗?
不对吧……
不可能的。
沛良轻咬下唇,躲在槐树后。

不到半个时辰,叔父与子虞从府中走出,向宫外行去。
这回只有一位子虞?
沛良的手指擦了擦衣摆,决定去府里一探究竟。
“我来寻子虞。”
沛良微微仰首,对着侍卫道。
“报太子,少爷和老爷出宫了。”
“没事,我去府内等他回来。”
“可是……”
“让开,让我进去。”
“是。”
侍卫侧过身,给沛良让出一条道。

好暗啊。
沛良在府内转了一圈,没有寻见第二者。
【都督府内有一暗屋,可疗伤修养。】
沛良走到最后一道屏风后,在墙上摸索一番,触到一块松动的砖。
机关?
沛良微微用力,将砖块拉出,一旁弹出一扇门。
果然。

境州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发抖。
好黑。
好痛。
我快死了吗?
我以后不会再犯错了。
让我出去……
不要把我锁在黑暗里。
“咔哒。”
谁?
是谁?
子虞?
一道微弱的光照到地上,境州眯着眼睛。
“有人在里面吗?”
这是……陌生的人。
境州瞬间绷紧全身的肌肉。
不能发出声音。
会被发现的。
【如果你被发现了,那你就等着惩罚吧。】
假装自己是子虞?
还是承认自己是境州?
“你是……子虞?”
-TBC-

【超恺】第二模式(5)

chapter5

双人大床。

郑恺把自己摔到床上,侧过脸对着邓超,似笑非笑:“超,来啊。”

“怎么,急着爬上我的床啊?”邓超也不恼,顺着他的玩笑下去,“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郑恺坐起来,一条腿曲起,手放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撑着床,向邓超抛了个媚眼,顺便松了松领子:“现在呢?”

“诱惑我?”邓超一边向郑恺走去,一边熟练地接着衣扣,“让你体验一下我的技术——”

邓超一下子扑倒郑恺,把他压在身下,手在他的腰间作怪:“服不服?服不服?”

郑恺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超……超哥!”郑恺腿乱蹬,“停停……哈哈哈……停!我服……哈……我服!”

邓超抱着郑恺在床上滚了一圈,手撑在郑恺脸两边:“你的脸,破了?”

郑恺摸了摸右脸上的伤口,轻吸一口气:“啊……好像是在餐厅那里被子弹划伤的。”

“我去给你拿创口贴。”邓超翻身下床,在角落里翻了一会儿,找出一个落了灰的医药箱,“过来,消下毒。”

郑恺下床:“这点小伤……”

“万一有什么药剂怎么办?他们的目的是杀了我。明天我带你去检查。”

邓超用棉签蘸着消毒液,在郑恺的伤上细细涂抹。

“不要沾水,要小心。”邓超温柔地给郑恺贴好创可贴,“睡吧。”

郑恺点点头。

已经这么晚了吗。
---

“恺恺,起床嘞!”

邓超猛的把被子掀开,“先去体检,等会儿还要给你特训——赶紧的!”

“嗯……哼哼,再睡会儿……”

郑恺蹭蹭枕头,翻了个身想继续和周公约会。

“别赖了。”邓超拍拍郑恺的头,“起来了。”

郑恺哼了几声,不情不愿地盯着鸡窝头起来了。

“干嘛起这么早嘛……”郑恺的声音里含着浓浓的睡意,隐隐约约有些奶气。

“那你干嘛要帮我?”邓超好笑地看着郑恺拖拉着鞋子移到卫生间。

“谁叫你……”郑恺的声音糊糊的,“嘛,你别管那么多啦。”

“你说什么?”

“没什么!”

谁叫你是我的偶像呢。
可能还不止是偶像那么简单吧。

---
“走吧?”
郑恺洗漱完,穿上外套,“先去体检?”

“嗯。”邓超靠在门框上,低头打字,“早饭在桌上,等会儿会有人来接我们的。”

郑恺点点头,拉开窗帘,坐在椅子上往嘴里塞面包。

邓超联系好郑恺的陪练,把手机放回口袋,一转头就看见郑恺鼓着腮帮子,嚼着口中的食物。
邓超不禁想起了自己以前养过的仓鼠。

好可爱。
---
看完电影心情澎湃
想开新坑
www

【超恺】第二模式(4)

晚上要去看《影》了啊啊啊啊啊好激动


-----

chapter4


夜深。

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整个城市陷入沉睡。

“超哥,你准备去哪?”
郑恺坐在副驾驶上,半合着眼。

邓超手握方向盘,看了眼后视镜:
“去Abadden的分部。”
追踪的车已经消失。

“Abadden?……是你们的组织?”

“嗯。那个分部的成员都是我的人。”
邓超想了想,又补充道,“两年前我总感觉我的养父母在筹备什么……所以就把我的人都聚集到那个分部里去了,以免到时候没有人用。”

“筹备什么?”郑恺侧过头,“是杀你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吧……杀你用得着准备两年?”

“你超哥没那么弱好吗,至少要一年准备吧。”邓超扣着方向盘,一个急转。

“自恋。”郑恺被逗笑了,“诶对了,超哥,我问你一件事儿啊。”

“什么?”

“你杀过人不。”

“问这个干嘛?”

“唔……”郑恺一时没有组织好语言,“就……就想知道一下嘛。”

想证实自己默默关注了四年多的偶像是不是杀人狂魔这种话还是说不出口啊。

“你好奇的问题还真奇特,正常人都会好奇我有没有女朋友吧。”邓超乐了,“当然杀过啊。”

“那些人只是想嫁给你好那你的权利好吧。”郑恺回了一句,继续问道,“多吗?”

“多啊,很多很多。”

“嗯。”郑恺点点头,就不说话了。

邓超瞥了他一眼,不明白郑恺怎么突然就陷入了低气压。
“我杀的不是人,是禽兽。”

“嗯,我信。”

郑恺转过头,眸子里闪烁着亮光。

邓超看见那双眼睛里,有自己的倒影。
---
“到了。”
邓超把车停在人行道边,车窗对着一扇破旧的门。

“这里就是Abadden?看不出来啊。”郑恺轻轻捶了一下邓超的肩,调侃道,“没钱了?”

“装一个门的钱还是有的,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邓超的手指戳了戳门,门就吱呀吱呀地向后晃去,仿佛随时会倒下来。

郑恺跟在邓超身后,走过一段昏暗的小路,到了分部的大厅。

郑恺环顾四周,除了感叹,不知道该说什么。
华丽又不奢侈,可以说是很赏心悦目了。

“怎么样?”邓超得意地勾起嘴角,“我设计的。”

“挺好的,我很喜欢。”郑恺咂嘴,“你准备干什么?”

“给你训练。”邓超拉住郑恺的手,带着他走向一个上锁的房间,“作为杀手,不来点训练,怎么把能力发挥到极致?”

郑恺有些惊讶:“这么晚了诶……”

“这是卧室,你以为是训练场吗?”邓超拿出钥匙开锁,“训练场在外面,要我带你去看看吗?”

“不用了不用了。”郑恺连忙摆手。

邓超伸手按下开关,卧室立刻被橘黄色的灯光笼罩。

“只剩下这一间卧室了,将就一下?”

邓超摊手,眼神征求着郑恺的意见。

郑恺往房间里望去,之间那正中央摆着——

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双人床。

----

小可爱们国庆快乐哦(((o(*゚▽゚*)o)))

求评论求小红心(^ー^)ノ

【超恺】第二模式(3)

chapter3

shadow,是道上著名的杀手工会。
它直属于邓家。

只有他们看上的杀手,才有资格拿到铭牌。

而被他们看上,要么是背景极其强大,要么是能力值入了他们的法眼。

显然,郑恺属于后者。
这就能说明为什么邓超会有那样的反应了。
---

郑恺就在门外看着邓超利落地解决了一大批想要他命的专业杀手。

“超哥……所以我们现在是不用逃了嘛?”
郑恺问了一句。

“不是啊,我只是解决了一小部分可以直接干掉的对手而已。”邓超往脚下连开几枪,确定人死透了之后把枪丢了,“工会是有选择委托的权利的,你知道么。”

郑恺和邓超并排走在一起,恍然大悟:“你是说邓家想干掉你?可是这……”

邓超耸耸肩:“我并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我比他们亲生的孩子厉害得多。再加上他们一直对外宣称我是他们的亲生儿子,这么发展下去自然是我继位。”
邓超停了停,侧头看了郑恺一眼,“可是又不想把多年心血送到外来人手上,只能把我做了。”

郑恺了然,扯扯邓超的手臂:“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先去吃晚饭。”邓超抬手看了看表,“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啊?哦!”

---
邓超带着郑恺来到了邓家手下的一家酒店,选了一个靠窗的双人位坐下。

“服务员。”
邓超招招手。

“恺恺,你吃什么?”邓超递给郑恺一本菜单,“看看。”

郑恺翻开书,几乎都是他以前完全不敢烧钱尝试的高档食物,一下子不敢开口。

“没事,我请客。”

郑恺正犹豫着,突然捕捉到子弹破开空气的细微声响。

“超哥小心!”
郑恺猛地起身,把菜单扔到邓超脸边,挡下一颗瞄准他太阳穴的子弹。

餐厅里的人群开始骚动,邓超却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小罐发胶,把刘海弄上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发型!”郑恺系好发带,随手捞起身边的椅子当盾。

邓超扔掉发胶瓶,从口袋里掏出手枪,眼神冷冽。

“放下武器!”
一队穿着防弹衣的人从暗处冲出来,握着枪大吼。

是猎人*。

“郑恺,你有把握杀出去吗?”
邓超瞥了郑恺一眼,道。

郑恺在心里估计了下敌人的能力值,点头。

“我数三下,开始行动。”邓超丢给郑恺一把枪。

“三,”

“二,”

“一!”

郑恺把手里的椅子砸向那群,就地一滚躲过对方开的枪,抬手瞄准,发射。

“呃啊!”
被射中肩膀的猎人一个趔趄,子弹射偏,击中了一位无辜的路人。

人群中爆发出尖叫声,社会的上流人士们此时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拿起随身物品向大门挤去。

人头攒动,猎人们一时找不到目标。

邓超夹杂在几位男士中,绕到猎人们身后,蹲下瞄准他们的脚踝连开几枪,然后起身朝猎人出来的地方冲。

“郑恺,左前方暗门!”
邓超躲过幸存的几位猎人的攻击,抬手挡下迎面挥来的拳头,另一只手按上对方的肩膀,一扭一转,随着惨叫声响起,手臂被卸了下来。

邓超一个手刀劈上他的后颈,将昏死过去的人砸到不远处的猎人身上,头也不回地走到暗门处。

“啧,锁了。”
邓超按下手把,金属与木板碰撞的闷响让他眉头一皱。

手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

“超哥?”
郑恺脸上挂了彩,“门锁住了?”

“嗯。”

郑恺按下扳机。

“叮当”一声,弹壳掉在地上,只剩下木门被风吹的晃悠,人已消失不见。
-----

注:猎人能力值的平均值为六,比一线杀手的能力弱一些

---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ー^)ノ

【超恺】第二模式(2)

chapter2

邓超。

郑恺呼吸变得急促,眨眨眼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您……可以,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杀他吗?”

郑恺的声音在颤抖。

他不愿相信他从高中起就当作努力的方向的超哥,是一个别人重金悬赏的,差不多等同于死刑犯的人。

在他的世界观里,这样的人,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对方轻笑一声,拇指描绘着桌子上的纹路:“因为,他是黑道上最大最强的组织的大少爷,组织未来的继承者,对手都恨不得杀了他以除后患。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接这个任务吗?我可是好心留着给你的。”

郑恺只觉得喉咙里有什么梗在那里。

“……那为什么不给别人?”

郑恺听见自己的声音掺杂了一丝微不可闻的哭腔。

“我说过,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只有你的能力值是全部高于5的,其他人都不够格。”

---
郑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工会,又是怎么回到K大的。

他把自己扔到床上,脸埋在被子里,红了眼圈。

那张照片被他攥在手心里,被汗浸湿。

【“他是黑道上最大最强的组织的大少爷。”】

可是邓超明明说他只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的儿子啊?

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明明说是朋友的!

郑恺从床上一跃而起,以捶打枕头来泄愤。

“叮咚”

手机响了。

郑恺抛开枕头,从口袋里捞出手机,扫了眼屏幕。

【有空吗?我在图书馆等你,有事商量。
——邓超】

郑恺套上外套,勾勾唇。

正好,我也有事要问你。

他穿好鞋,把手机揣在兜里,脚一勾,门“砰”地关上了。

---
邓超把最后一个不自量力的人踹到墙上之后,忽地有了约郑恺出来聊聊的想法。

他迟早会知道的,我的身份。

于是邓超给郑恺发了条短信,拍拍衣服上的灰,再用路边小店的玻璃确定了自己衣服上没有血污,便放心地奔向学校。
---

“超哥。”

郑恺拉开邓超对面的椅子,坐下,“对不起来晚了。”

“这个谈公事的口吻是怎么回事。”邓超被郑恺严肃的语气逗笑了,转起手上的笔。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难道不是谈公事吗?你发来的短信就是这么写的。郑恺在心里嘀咕,然后对上邓超的目光,开了口:

“超哥我有事想问——”
“今天我找你——”

同时出声。

邓超又笑了:“你先说吧?”

郑恺点点头,原本打好的腹稿此时有点被打乱。

见郑恺一时没有开口,邓超想了想还是先说。

“其实我是黑帮大少。”
“你是不是黑帮的少爷?”

这下邓超真的笑到停不下来了。

“哈哈哈恺恺我们怎么这么默契呢——”邓超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书,“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没必要再讲了。”

郑恺的皱眉,张张嘴想说又不太敢讲的小表情直戳邓超的心。

“超哥。”

“嗯?”

邓超见郑恺脸色凝重,作为了解他性格的上司,自然懂得他是有什么大事要说了。

于是邓超不玩笔了,靠在椅背上等郑恺发言。

“我的第二模式是一个杀手。”

哦?

邓超挑挑眉,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今天我本来想去接一个小任务赚点零花钱,结果我接到了一个顶级杀手才能接的命令……”

郑恺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

“所以你是来向我求助的?”

但是这语气,不像是无助的新人杀手嘛。干了很多年了?

“不是,我是来劝你走的。
“他们要我,杀了你。”

打破沉默的,是邓超的笑声。

“呵,

“劝我离开?”

不屑一顾,这是郑恺从邓超的语气中读出的情感。

他看着此时的邓超,隐隐有一股压迫感。

不愧是黑帮少爷。
什么时候我才能像他一样强大呢?

感受着邓超散发出的气场,郑恺不禁心生向往。

“你在哪接的任务?”邓超语气淡淡的,仿佛在聊家常,“我看看有没有躲的必要。”

“shadow.”

本以为邓超会挥挥手说这种工会不值得害怕,没想到他脸色微微一变。

“你说shadow?你确定吗?”

“我确定。”

你怎么进去的?!
邓超把想问的话咽进肚子,起身拿过包:“走。”

“去哪?”
“去干想杀我的人。”

---

日常求小红心小蓝手哦(^ー^)ノ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吗,评论一下我以后可能会写哦(((o(*゚▽゚*)o)))

【超恺】第二模式(1)

从这个星期开始我竟然不能玩手机了日!死缠烂打才要来了五分钟一星期……我妈太残忍了!幸好有一点点存货。

开始几章自认为不是很精彩

祝食用愉快(^ー^)ノ

chapter1

自从上次在小巷里“携手作战”之后,邓超和郑恺的关系愈发熟络起来。

再加上在学生会里必要的公事交往,郑恺出色的表现更是让邓超对他越来越好奇——他的第二模式是什么?能力值又是多少?

想起上次郑恺一身白衣,忽然闯入他的视线,帮他把对面的人一个个都揍趴下的时候,邓超就忍不住扬起嘴角。

明明是个连社会的门槛都还没有跨进的小孩,却想要当英雄。

邓超坐在学生会主席的座位上,看着郑恺一边紧绷着还略显青涩的脸一边发言,觉得心情不错。

---

郑恺发现接下来三天都没有课,学生会也没有什么重要会议,琢磨着去接个小任务赚点夜宵钱。

他哼着曲,背上挎包,小跑着进了shadow。

向一旁站着的,眼神锐利的工作人员出示了铭牌,两个身着制服的人微微弯腰拉开了门,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郑恺刚踏入房间,便被刺鼻的烟味熏到,便不动声色地皱皱眉。

“你来的正好。”

对面的人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是伸手在烟灰缸上弹了弹烟灰。

四周的窗帘都拉上了,只透进几丝光线。

没有开灯。

郑恺感到气氛的压抑,不安地用鞋底擦擦地面。

“你是来接任务的吧?”疑问句被硬生生地说成了陈述句,带着不可否认的语气。

郑恺一愣:“啊,是。”

男人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照片,推到靠近郑恺一边的桌沿:“只是杀个人——任务无期限,成了奖金非常丰厚,考虑考虑?”

郑恺有些惊愕,手指捻了捻衣角:“我、我?——我还只是个新手啊……才刚入工会半年多——”

“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学校里我会帮你处理。”

那人碾灭了烟头,声音嘶哑,一字一句都带着命令的口气。

郑恺还在犹豫,手心不知何时已被汗水占领。

突然暗处发出了沙沙声。郑恺细细辨认一番,心里一惊。

是金属摩擦皮革的声音。

郑恺咂咂嘴,估摸着自己手无寸铁全身而退的可能性。

“想明白了吗?”

郑恺叹口气,迫于无奈,只得上前。

“翻过来看看吧。”

那人的手指敲敲桌板,稍微抬了抬头,若隐若现的神情似乎对郑恺的举动表示满意。

郑恺深吸一口气,拈起相片。

下一秒,他的身体打了个颤。

不是想象中凶神恶煞的脸庞,而是早上刚端详过的,温润的学长。只是不同于校园中的温和,照片中的人眉眼中处处透着霸气与冷冽。

若不是照片上还写着目标的名字,郑恺差点就要以为他是他的孪生兄弟。

纸上写着:

邓超。

-----

日常求小红心小蓝手!

大家可以叫我Ring (((o(*゚▽゚*)o)))

【超恺】相识到相爱(七夕番外)

(5)
自从猫会结束后,黑猫首领就开始了试探邓超的旅程。

它每天傍晚守在邓超门口,等着他下班。

“嗯?猫?”

男人在首领面前停下,语气有些惊讶。

“我还以为只有恺恺招小动物的喜爱呢……我也这么有动物缘啊?”

邓超蹲下,欣喜地揉揉首领的后颈。

首领舒服地轻叫一声,眯起眼摇摇尾巴。

邓超撸着猫,也不怕把高档西装弄皱:“你们的恺哥还没有放学……不知道他又到哪里玩去了。你们说他吃完饭了没?他应该没吃吧,像他这种不爱惜身体的人……”

首领蹭蹭邓超的手,表示赞同。

恺哥真是喜欢上了一个大好人呐!

首领吃着邓超特地跑到隔壁小卖部买的小鱼干,琢磨着要不要给手下们带一些。

首领舔舔邓超的手,突然想起郑恺和它们说他备用钥匙放在门口垫子底下。

于是它绕过邓超,钻到垫子下,叼着钥匙跑到邓超脚边,邀功似的晃着尾巴。

“这是……郑恺的家钥匙?”邓超小心翼翼地接过,问了一句。

“喵~”(是哒!)

就这样,邓超成功拿到了郑恺的家钥匙。

(6)
郑恺因为被同学拉去唱K,所以到家很晚。

他又累又饿,准备脱了鞋马上投入席梦思的怀抱。

开了门却发现灯开着。

我出门没关灯吗?郑恺挠挠头,却闻到一阵香气。

胃非常不争气的叫嚣起来,郑恺不舒服地皱起脸。

胃药放哪了来着?

“回来了?”

就在郑恺摸索着要找药的时候,日思夜想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郑恺连动都不会动了,眼睁睁地看着邓超走过来,然后把郑恺一把抱起。

“诶诶诶?!”

郑恺的腿在空中不安分的挣扎,被邓超一句话打断:“别动,我抱你去餐厅吃饭。”

郑恺红着脸,脸埋进邓超的怀里,害羞的发不出声。

那天晚上,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

全文戳超恺七夕标签,谢谢哦!

感谢大家对第二模式的支持,趁着开学前有时间应该会来一发!(((o(*゚▽゚*)o)))

【超恺】第二模式(0)

这是一个不算正文的正文
ooc预警

大佬超x杀手恺

学长超x学弟恺

    1

    郑恺刚进K大就掀起了一阵风波。

  给他报名的学姐乍一看完全没注意到这男生。再抬起眼时,男生眼睛弯弯,笑得灿烂,仿佛比阳光还耀眼:“谢谢学姐。”

  一箭直击心脏。

  第二天外语系来了一个帅得惊为天人的男生的消息不胫而走,尤其是在男生本就极其珍贵的外语系,不亚于大事一件。

    而后他又进入了学生会,以极快的速度登上副会长的宝座。

  于是郑恺全校闻名,什么“外语系男神”,“K大最想嫁对象”的帖子,在校网贴吧,论坛上更是随处可见。


    2

    郑恺进大学之后整个外语系都沸腾了一阵子。关心学校时事的邓超会长自然也知道这件事。

    然后邓超破天荒地去看了校运动会。

    为了亲眼看看这个传说中帅得惊为天人的男生是不是比他还帅。

    郑恺站在红色的跑道上,一身白衣,想观众台激动地挥手。

    邓超躲在暗处,盯着短跑得了第一名的郑恺,眯了眯眼睛。顺手向上撩了撩刘海,第二模式出现,又随着发丝的落下而消失。

    只是心里腾升的那股莫名的占有欲不曾消退。


    3

    学生会会长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据说他背景极强,再加上做事干脆利落,深得老师的欢心,这会长的位置一坐就坐了三年。

    郑恺稍稍打听了下,得知,会长叫邓超。极少参加大型集体活动。

    郑恺想,不会是长得太难看不敢出来吧?

    不过见过会长的人都说他长得很帅。

    那这个邓超可能是个闷骚。

    郑恺下定结论。

    不过后来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不过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4

    郑恺上了大学之后,第二模式才真正派上用场。平时没有课的时候就去接一些小任务,赚点生活费。

    一天去接任务的路上,他路过一个小巷。郑恺向里面瞥了眼,看见几个曾经被自己揍得屁滚尿流的小混混一脸凶相地和一个人说话。

    不会要打架吧?勒索?

    郑恺从口袋里拽出发带,熟练地往头上一系,丢下书包往里冲。

    “你们又想挨揍呢?”

    郑恺把那人护在身后,冷着脸活动指关节。

    “你你你别乱来啊!”为首的大个子显然还记得过去的历史,脸色微微一变,“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事,你别瞎掺和!”

    郑恺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人,看那人穿的是K大校服,眼中的冷冽加深几分。

    “敢动我们学校的人,你胆子肥了啊?”郑恺甩甩手,向前跨出一步,一记直拳就打在了为首之人的肚子上。

    “老大!”

     手下们沉不住气了,纷纷涌上来要和郑恺决一死战。

     郑恺灵活地躲过几人的攻击,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就握在了手上。他一脚踹翻离他最近的混混,一个扫堂腿又击倒几人。郑恺借着惯性起跳,腿狠狠地劈在一人的脖子上,空翻落地,匕首指着混混的头儿。

     “大哥我们错了!求您饶命吧!”头儿吓得连磕几个响头,浑身抖成筛子。郑恺没理他,转身对同校生笑道:“你走吧,他们不会找你麻烦了。”

     同校生一把把郑恺拉到怀里,另一只手接住偷袭者的拳头:“小心。”

     看着那人有些扭曲的脸,男生一用力捏碎了那人的手骨。

     “谢谢啊…”郑恺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顺便解下发带,“交个朋友吧?我叫郑恺。”

     “不用谢。”那人握住郑恺伸出来的手, 嘴角上扬,“我叫邓超。”

     看着郑恺惊愕的神情,邓超笑得更欢了。

-----------------------------------------

所以大家投个票啊(详情戳第二模式的标签哦谢谢)

A.可以接受手写图

B.还是打字吧

求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啦(((o(*゚▽゚*)o)))

第二模式的大纲?
人设凑合着看……我尽力了
小可爱们投个票呗(^ー^)ノ

最近一个脑洞
“第二模式”:
每个人都有两个模式可供切换,但都由主体意识控制
两个模式的性格会有细微差别,但整体相同;两个模式的身份不同(比如郑恺有杀手和学生两个身份);能力(包括战斗力、分析力等)不同
越迟出现的第二模式越稀有,但在十岁前会分化完毕
先放一张恺哥,剩下的还没画( ̄∇ ̄)
九月份开始写吧应该?(而且还是龟速更……吧)